实际上,笔者早在2015年中A股超5000点时便发表文章,提到《牛市不需“国家战略”》。在笔者看来,当时一片欢呼下的A股市场实际上存在诸多风险,包括政府过度引导预期、低风险承担力的投资者借钱入市;“负财富效应“凸显,居民推迟消费以便炒股;市场估值偏高、证券化率上升过快;经济低迷、改革预期被消费等问题,并提出脱离了基本面的牛市不可持续。

从上涨的时间和空间来看,19年行情至今与可类比年份相比并不算突出。从增量资金的入场节奏看,上周A股成交量、新开户数、两融余额快速抬升,而12、13、16年成交量放大、增量资金入场往往在中段,并非对应着行情结束。从市场上涨广度来看,12年和16年在行情的末期,上证综指仍在向上、但市场上涨的广度率先下降,也就是出现了“指数涨而个股涨不动”的局面,最新的19年市场广度数据仍在上行。